2018注册送白菜
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网站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华山艺苑
华山艺苑

母 亲

发布日期:2018-12-26     信息来源: 富平公司     作者:郑小明     浏览数:315    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 我的母亲,今年70岁了,她一直住在我的老家,澄城县一个民风淳朴的小村庄,她很少出门,就像中国亿万个母亲一样,在农村过着简单、淳朴的乡村生活,忙时干农活,闲时串串门,拉拉家常,跟姐妹们打打扑克,跳跳广场舞,生活倒也安逸。很多次让母亲随我一起进城生活,母亲总说住在楼房不方便,感到憋屈,我知道母亲舍不得她的姐妹,舍不得乡情,更舍不得那片土地,还有她最爱的那个为之付出汗水的家。
        母亲个子不高,但力量很“大”。过去生产队上记工分,母亲一人顶两人,别人一天割一亩半麦子,母亲一天割三亩,我问母亲比别人多割那么多有什么诀窍,母亲告诉我“不要直腰”,到现在我还在回味着这句话。那时家里人多劳力少,仅靠母亲一个主要劳动力,一年到头还得给生产队倒贴,年终分得粮食少的可怜,时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。有时徒步跑十多公里到附近的镇上赶集,就为了喝一玻璃杯茶水。母亲虽然只有小学程度,但在那个年代已是相当有文化了,也算是个知识分子,在生产队当过保管,干过出纳,也算是干过公家事,当过公家人。母亲很“抠”,从不乱花一分钱,她总是想把一分钱当成两分花,她经常告诉我们“钱难挣,要节约着花”。她很少给自己添衣裳,也从不大吃大喝,钱用在我和姐姐的教育上,用在帮助亲朋好友上,用在整个家中,特别是为我,母亲更是倾囊付出,不求回报。近年来,日子好了,我总是劝母亲多吃点好的,多添置些衣裳,母亲仍坚持自己的处世道理,有时候还会因为我的“浪费”而对我责怪。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日子过得贫寒,记忆里得除了和小伙伴在一起玩耍,就记得母亲给我和姐姐讲故事,不管农活再累再苦,春夏秋冬,每天早上都能按时叫我和姐姐起床,按时去学校。母亲给予的爱让我觉得自己很幸福,也很知足。记得那时,每天晚上母亲在油灯下纺花,我趴在油灯旁看书,写作业,时常看着那一团棉絮在母亲手中,随着“嗡嗡”的声音瞬间变成棉线,又变成棉布和过年穿的新衣裳。每到冬天,母亲都会做我的最爱吃的玉米面搅团,她把磨好的玉米面或苞谷糁在锅里熬成粥并不停搅动,直到发出香味,搅成面糊状,搅团就做好了,再配上一盘腌制好的咸菜,一家人坐在土炕上,伴随着那嚼菜梗发出清脆的声音,就感觉这是天下最美的美食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会忘记,国家实行“包干到户”,家里每人分三亩地,几家才分到一头牛,要想把牛“据为己有”,就要给另外几家补足够的钱,母亲东拼西凑,总算给我们“买”到手了。从此它就成了我们家的一份子,每到礼拜天,我们全家总动员,拉着架子车到两公里外的山坡上给牛割草,夕阳西下,我们总能满载而归。母牛怀孕期间,我和姐姐放学带牛散步,喂牛饮米汤,一日三餐,不敢懈怠,15年间,几乎每年都会添一个小牛,成为了我们全家主要的经济收入。记得有次,母亲在给牛铡草时,一不小心划伤了手指,血流不止,母亲当时随手抓了把面捂在伤口上,简单的包扎了一下,又开始干活,我看在眼里,却疼在心里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        我爱您,母亲!有您才有家,我一定会继承您勤劳勇敢、朴素节约、任劳任怨、和睦邻里的美德并将之传承下去。母亲,愿您身体健康,寿比南山!(郑小明)

上一篇:过年与压岁钱 下一篇:快板:夸生态